关渔

那些年穿越那点事儿(三)

莫名奇妙穿越到木叶的仔柱斑 ???
什么?我将来是忍界之神?
什么?我成功的建立了村子?
什么?我杀了斑?
宇智波斑接受良好,柱间……

本文he
如果说哪里苦那一定是柱间心里苦

柱斑鸣佐不推不逆,可能有扉泉内容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漩涡鸣人抬头望天,眼里满满的都是坚定,这样的天佐助一定可以拥有一个好心情吧我说,那我就趁他心情好的时候提出游玩的建议然后再顺利的和小佐助冰释前嫌!(你们火影都这么闲的吗?)

     呦西,就这样决定了,佐助佐助,一起去游玩吧我说!漩涡鸣人顶着至今没有消肿并又填新伤的脸砸开了宇智波家的大门。

     然后他就飞了出去,再起不能。

     脸着地的七代目火影大人摸了把自己的脸,他淡定的想,我的脸竟然还没有毁容啊。

      施施然收回了自己的拳头,宇智波家的大门嘭的一声关上,很明显,宇智波佐助并不属于大部分人 。他讨厌太阳,十!分!讨!厌!

      而另一旁的柱斑组

      …… 

      他们已经因为分工问题打起来了

      好热……我为什么要答应出门……宇智波佐助看似是顶着一张波澜不惊的面瘫脸对着大太阳毫无感觉,在街上都能迷倒一大片思春少女。但是他极其富有活力的心理活动与他的脸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而一旁叽叽喳喳的秉持着话痨本性的鸣人似乎完全没有看出他的小伙伴似乎兴致低沉并想再揍他一顿,如果不是阿修罗转世估计早就破相的脸上流露出别样的神彩,刚刚他就是顶着这张脸顺利的把小佐助骗了出来,被口遁一时忽悠的佐助现在真的很想一拳头砸在他的脸上。

      啊,好热好无聊,要是能有什么把鸣人引走我就可以赶快回家睡觉了,他今天的剧还没有追完呢好不好。

     然后下一秒,不远处的树木拔地而起,映照着佐助面无表情的脸。

      斑啊啊啊!

      柱间啊啊啊啊啊!

      再来!

   
     
     呵呵,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佐助一定要把上一刻那个希望搞事的自己一个地爆天星轰上天!他想搞事但并不希望事搞他好不好!

       更别说当他看到那两个顶着13岁年龄的脸打出s级忍术的小鬼。

       ……

       我就知道

       混账千手渣男!不仅对他家老祖宗骗身骗心,现在连孩子都抱了两个!

        柱间:??

        柱间:怎么突然想打喷嚏?
  
  
       另一个世界上的扉泉

         泉奈:大哥怎么还不回来,该不会又被天杀的千手柱间拐跑了吧[恶鬼脸],果然千手都不是好东西,千手柱间快点儿去死一死吧

         扉间:科科,混账玩意儿一定又拿着钱去赌场混了,干脆别回来了吧混账大哥。

         

  时间线

           柱斑:虽然已经经历了分手事件,但是经过某人的努♂力所以关系还不错。

           鸣佐:鸣人成为了七代目火影后,没有结婚!没有结婚!没有结婚!两个基佬就不要耽误妹子了好不好。
       

     

   
    

那些年穿越那点事儿 (二)

莫名奇妙穿越到木叶的仔柱斑 ???
什么?我将来是忍界之神?
什么?我成功的建立了村子?
什么?我杀了斑?
宇智波斑接受良好,柱间……

本文he
如果说哪里苦那一定是柱间心里苦

柱斑鸣佐不推不逆,可能有扉泉内容

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尾兽 查克拉 忍术 忍者 大名 武士 家族 ,种种的存在组成了混乱,而在危机关头,忍界之……

嘭!

   闭嘴,宇智波斑不耐烦的说

    斑,你为什么又打我,柱间委屈的缩成了一个团子

    呵呵,斑冷笑道,分工的时候说的好好的,你去周围村子收集情报,我在这里搜寻回去的路,我是让你去收集情报的,不是让你来讲故事的。所以,别说废话,快讲!

     柱间一秒解除消沉状态。

    斑,其实我刚刚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有人居住的地方,但是……

   斑点点下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被赶出来了……

   ……

   我果然不应该高看你的智商……

   斑扶额。

   宇智波斑还是不忍心暴打自己的小伙伴,即使他确实很欠揍,他翻了个白眼说道:“现在我说说我的发现吧,柱间,你不觉得咱们脚下的雕像有些眼熟吗?”

    咦,所以刚刚我回来的时候斑你趴在这里就是在看这个雕像吗?

    ……

   他错了,千手柱间就是欠揍,宇智波斑面无表情的想着,所以……

    嘭!

    你又打我!

    笨蛋!

    你看对面那座雕像,长的明显就是宇智波的画风啊,再看看咱们脚下的这座,这不就是个千手吗?

对哦,柱间恍然大悟

(然后你们就没发现这雕像和你们长的也很像吗?)
(被鸣人佐助破坏的差不多的雕像表示我不背这锅)

    还有,这里的土地非常夯实,像是接受了大量的查克拉挤压,这里应该经历过战斗 ,但是战斗痕迹有新有旧,这表示这里经历了不止一次,宇智波斑言之凿凿的开口说道。

    而且每次战斗时的人数量应该不多,因为战斗痕迹比较统一,柱间补充道。

    所以,这里(这里)果然(一定)是个(是个)训练场!(约架的地方!)

沉默,沉默是今夜的宇智波

    眼看小伙伴又要开大,柱间果断转移话题,对啦斑,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你不觉得这里有些眼熟吗?

   嗯?哪里?

   看着如期被转移话题的斑,柱间悄悄松了一口气。

   他捏起一点儿泥土,我觉得这里像是咱们两家族地中间的位置

   这么可能!
   斑不屑的开口,我可不记得族地周围有这么大的一个,他朝雕像下面努了努嘴,山谷,

(大哥这个山谷就是你们两个打出来的啊!)

   柱间看着这个明显不是一息之间形成的山谷也是瞬间哑了,但他扔不死心的说,不是这样啊斑,即使地势改变,植物生长,但家的感觉是不会骗人的

    嗯……确实,刚刚我就有一种回到了家的感觉,这里确实有点儿熟悉,但是,解释一下,千手柱间,你说我们是怎么从巫女的地盘在一息之内赶回来的?
   
     而且还多了这么个东西,他看了看破旧的雕像,满脸都是嫌弃。

    刻着我大宇智波的雕像怎么可以这么旧!

(被鸣人佐助破坏的差不多的雕像第二次表示我不背这锅)

    柱间挠了挠头,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干脆很是光棍的躺在了雕像上。

     哎,不要纠结这个吗,明天去附近的村子再看看不就好了吗?

    斑翻了个白眼,也躺了下来。

   
     不怕再次被人家赶出来?

      哈哈那是失误啦失误,当时看见村子门口漩涡和宇智波走在一起有些震惊所以就被发现了。

沉默

     斑一记拳头揍在了柱间的脸上,刚刚你为什么不说!

     千手柱间成功的被暴力的小伙伴打晕了过去,所以说佐助被一屁股坐晕也不是没有可能啦
   

    突然反应过来的斑,等等柱间晕了没人造房子那我今天晚上住哪里?

 

遥远(几百米)的木叶村,疼疼疼疼疼,佐助,轻点!啊,嗯,太快了,慢一点儿,我受不了了啊我说。

    拿着药酒的佐助……
“自己涂去吧白痴吊车尾!”






那些年穿越那点儿事儿

莫名奇妙穿越到木叶的仔柱斑 ???
什么?我将来是忍界之神?
什么?我成功的建立了村子?
什么?我杀了斑?
宇智波斑接受良好,柱间……

本文he
如果说哪里苦那一定是柱间心里苦

柱斑鸣佐不推不逆,可能有扉泉内容



“对不起!”

   这是佐助在昏迷前一秒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靠!如果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
  佐助恶狠狠的想道。

    看着倒在地上的成年男子,两个小孩子心虚的对视一眼。

“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

“可是这个人明明就是斑 ……”
 
   嘭!

   捂着头上的包,蘑菇头识相的闭上了嘴。

   黑短炸皱着眉头看着躺在地上的人,怎么处理?扔在地上?不不不,万一被人给杀了呢?带走?他连目前自己在哪里都不清楚,带到哪里去?再看看这张和自己九分像的脸,宇智波斑崩溃的捂住了脸。
   
    都怪那个混账柱间!任务成功了还一个劲儿的追我,现在可好,通过一个莫名其妙的通道后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

    已经不知道和柱间撞了第几次任务的斑恶狠狠的想到。

    一旁的蘑菇头感受到这边斑惊人的杀气,他咽了口口水,悄悄的往远处挪了挪,下一秒小伙伴就丢来了一记眼刀,柱间果断蹲下来种起了蘑菇,

    明明不只是我的错……

    掉下来的时候明明是斑一屁股把他压晕的……

    斑默默抽出了一只苦无。

    看着临近黑化的小伙伴,柱间立刻拍掉身上的蘑菇认真的说,斑,我们现在应该知道现在的具体位置,然后立刻联系族里。

    废话!你都知道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问题是这个人怎么处理啊!就凭着长的和我九成像的脸我就不能把他扔在这里啊!

    柱间摸了摸下巴,果断抓住了小伙伴的手,斑,我看咱们还是别管他了,还是情报收集更重要啊,实在不行我们干脆留个结界?

     不,我看还是算了,看着即将幽幽转醒的宇智波佐助,斑反手抓住小伙伴的胳膊一路狂奔,人都醒了还结界?我看咱们还是赶快溜吧,

    宇智波佐助:别让我逮住你们!

   

     今天的木叶村也是一派和谐

   哎哎哎,听说佐助出任务回来的时候被砸晕了,

    真的!那可是宇智波佐助啊。

    听说是七代目火影大人不满佐助大人而偷偷下的手呢,

    真的!为什么?

    声音压低:听说是因为床上的上下问题……

    
     嘭!

   
     两人一僵,再抬头看,哪里还有屋顶,天上只有那熟悉的紫色须佐。

     一脸狰狞的宇智波佐助呵呵一笑,果然这样的村子还是毁灭吧

     一旁被毫无人性的同期强推过来的鸣人咽了咽口水,看着至少已经砸了一半的火影楼他眼前一黑,到底是哪个混账做的好事我说!有种你砸晕佐助有种你别跑啊,为什么这个大麻烦又要让他来处理啊我说!

     佐助是绝对不会赔的啊!所以说,到最后又是要让他来付这个钱呀我说!

     闭上眼睛,鸣人已经预想到了钱包缩水的未来,为了不让自己的房子都被当掉,口遁之术!

     阿嚏,谁叫我,斑摸了摸鼻子,这两人莫名其妙从逃跑变成了忍术切磋,看着小伙伴兴奋的脸,他瞬间调整心态,柱间!我来了啊啊啊!
  
    磕着瓜子,薯片,爆米花的木叶十二小强看着鸣人被佐助打的像只猴子,半边毛都烤成了黑色,纷纷表示,同期爱?不存在的。








首次发文,柱斑万岁!

比哈特的马大哒:

#锤基#被漫威说雷神将在复联三里又一次彻底改变的消息虐到,偷偷毒奶一口

简介:为了不失去亲爱的弟弟洛基,雷神决定用他仅有的【XX】来交换。

比哈特的马大哒:

#锤基# 把复联三预告里的捏头刀子画成搞笑OOC段子,献给坚强乐观的锤基同好们!!!希望你们能开心!!

简介:论基基是怎么被灭霸带走的🌝

【全员/微胜出】霸道总裁爱上我

格瓦拉:

#这是个智障文


#我大概是脑子有坑吧


#快不认识邪魅这个词了


#人物严重ooc


#绿谷出久:“小胜是我见过最单纯善良的男孩子。”


 


 


在一次校外任务中,绿谷出久中了敌人个性。


 


停停停你不要问我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个性也别问我为什么绿谷总能莫名其妙中了这么多莫名其妙的个性,我跟你说我很忙的剧情需要你懂么?


 


扯远了。


 


此个性名为“霸道总裁”,中了该个性的人会在一周内表现出霸道总裁的特质,到时间自动解除。


 


“也就是说……”


 


丽日一脸困顿,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点着自己的太阳穴,非常费力的试图去理解刚才相泽老师说的内容。


 


“接下来的一周,不管绿谷什么表现,我们表面上都要应和他是是是……”相泽补充。


 


“然后实际上我们都知道他是个傻逼。”爆豪毫不客气的接话,奇迹般的相泽并没有对这句话有什么不自然的神色。


 


饭田天哉激动的举起手,“不!爆豪!相泽老师!在这种情况下才要发挥我们1A的团结!友谊!同学爱!就让我这个班长来……”


 


“咔嚓——”


 


门开的声音打断了饭田的一腔热血。


 


“不好意思……”绿谷食指与中指并拢,推门的同时自然而然的划过了自己的刘海。“各位同学。”


 


“我迟到了……”他又伸出右手将自己的头发向后拨了拨——就是那个偶像剧男主出场必做的姿势之一。


 


呜哇,绿谷的脸真的长的好圆滚滚啊……


 


大家心里腹诽。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绿谷微笑,“毕竟我家的床有二百平米……”


 


“……床边有五十个身着女仆装的侍女喊他起床。”蛙吹一脸了然,“我觉得相泽老师说的有道理。”


 


“这……绿谷同学说的是……?”


 


一直以来接受淑女教育的八百万陷入沉思。


 


“《恶魔少爷别吻我》,最近正热播的一部偶像剧,这是男主角的名台词。”


 


耳郎倒是很淡定。


 


绿谷信步闲庭的走到这时完全目瞪口呆的饭田身边,浑身散发着一股恶心帅的气场。


 


他在饭田耳边低下头,嘴边勾出一抹邪魅的弧度。


 


“你刚才想和老师说什么?难道我昨天没有满足你?嗯?”


 


面对大家从背后传来“你们到底昨天做了什么”的视线压力,饭田吓的本体都掉了,他连连摆手,疯狂摇头,“不不不不!我们什么都……”


 


“我就知道!”绿谷一脸兴奋。


 


你兴奋个毛线啊!


 


全体同学在心里大喊。


 


他很开心的从书包里拿出一本《高中数学一百讲》,“我就知道我昨天讲的东西还不够详细,给,我昨天晚上又把你昨天问我的问题整理了一下……”


 


“这下你满足了吧,小妖精。”绿谷笑的邪魅狂狷。


 


饭田一脸僵硬的接过练习册,作为一个十五岁少年,他目前的心脏还没强大到对这样的绿谷还能说出“谢谢”的程度。


 


不过绿谷倒是不在意,他带着刚才那种气场走回座位,如果这是动画,那么他的背景应该就是无数刹那绽放的玫瑰花……就像八十年代的少女漫画那样。


 


比方《玻璃假面》。


 


“怎么说呢,就算小久同学现在说话方式还是身体姿态都变得很奇怪,但是我总觉得小久同学本质上还是那个小久同学呢。”


 


丽日看着绿谷加了玫瑰特效的背影,双手托腮。


 


“扑通——”


 


绿谷带着邪魅的微笑摔倒了,整个人呈大字型啪在地上,书本散了一地。


 


爆豪胜己收回脚,看着绿谷的头顶非常快意的笑了一声。


 


他已经好久没有打废久一顿的念头了。


 


好了,这时候你一定有疑问了,绿谷坐在爆豪后面,在绿谷从教室后方回到座位的路上,爆豪是如何精准的伸出一脚将绿谷绊倒呢?


 


其实爆豪早有这一幕的预料,所以他昨天特意已经和绿谷后面的峰田换过座位了。


 


……真正原因还是因为剧情需要。


 


绿谷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头上顶着一个好大好大的包,就在这时他嘴角那抹邪魅的弧度居然还没有消失,他把住爆豪的书桌,凑近爆豪的脸。


 


“一……一直……以来,在我身边的人……从来都是对我……言听计从……”


 


四岁就被我打哭的人现在在这说什么呢。


 


还有你现在都快抖成筛子了。


 


爆豪面无表情。


 


“很、很好,你……你……你现在成、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绿谷害怕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诶。”尾白单手托着下巴。


 


叶隐点了点头……应该吧。“而且他的腿都在打哆嗦。”


 


“恐怕本能上感觉到了危险。”耳郎补充,“不过他明显控制不了自己,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设压制吧。”


 


绿谷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他的表情十分扭曲,像是非常费力的想阻止自己的手,但是完全控制不住一样……


 


“等……等下……”切岛张大了嘴巴,“绿谷他这是要……”


 


“呐,以我这么多年的看小说的经历来看,”芦户这时候还是元气满满,“这时候男主角一定要勾住女主角的下巴……”


 


“轰——”


 


爆豪忍无可忍的使出了一记爆破,奇迹一样,绿谷迅速的躲开了,漂亮到格兰特里诺也要鼓掌称赞的程度。


 


OFA全覆盖!


 


绿谷害怕到情不自禁用上全覆盖的程度了。


 


“诶诶?!绿谷少年和爆豪少年这是怎么了?”欧鲁麦特刚刚走进来,结果就看到这么爆炸的一幕。


 


“说起来这节课是你的课啊,你迟到了十分钟了。”相泽看了看表。


 


“诶呀我是因为……”欧鲁麦特挠了挠脑袋,有点不好意思。


 


“你的床有二百平米么?”


 


“什么??”


 


欧鲁麦特还没来得及搞懂相泽什么意思,因为欧鲁麦特的到场,暂且停止战斗的绿谷,带着他还没消失的邪魅微笑——因为长时间保持这个表情,绿谷的嘴角已经开始抽搐了,他对欧鲁麦特说:


 


“欧鲁麦特,给我摆好你的位置,不要太自以为是,你也不过是我308个情人之一罢了。”


 


“绿绿绿绿绿绿绿——绿谷少年!”


 


“等等,308个情人?”濑尾抓住了重点。


 


峰田目瞪口呆,“真没想到绿谷居然……难不成他是传说中的夜王!暗夜里不为人知的偷走了众多美女的……”


 


峰田最近追的连载,在地下成人网站人气甚高的小说《内衣小偷的猎艳情史》,一定是又有新更新了。


 


这个暂且不提,但是……


 


“308这个数字也太准确了吧!”上鸣忍不住喊了出来。


 


“是手办。”


 


“至今为止欧鲁麦特一共出了307个各种形态的手办。”


 


从教室后面刚刚进来的轰一脸冷静,没错,他也迟到了,至于原因……大概是因为他家的榻榻米有二百平米大吧。


 


啊……这样就好解释了,绿谷作为一个欧鲁麦特标准死宅,肯定是收集了全套吧。


 


大家恍然大悟。


 


不过为什么轰你知道的这么清楚啊,你该不会也有全套吧……


 


这点就没人说出来了。


 


绿谷注意到刚刚才进教室,还没来得及回到座位上的轰,他走近轰,一手撑墙。


 


“出现了!传说中的壁咚!”芦户双手合掌,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我就知道这种时候怎么可能没有壁咚呢!”


 


少女你的重点错了。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啊。”


 


绿谷的意思应该是“没想到你也是欧鲁麦特的粉”吧。


 


轰看着绿谷绿色的发旋想。


 


不过为什么绿谷要对他的领带说这句话呢。


 


身高对于一个霸总来说,真的是硬伤。


 


简直车祸现场。


 


绿谷出久今天用他的行动告诉了我们这个道理,他的精神永垂不朽,让我们为他鼓掌!


 


啪啪啪啪啪啪啪。


 


好了。


 


1A的同学们用他们的早自习加第一节课看了一出好戏。


 


他们其中还有人非常后悔为什么没带爆米花过来。


 


 


 


 


 


“小久同学今天似乎没有和我们一起回去的打算呢。”丽日一脸郁闷的看着换上鞋子,拿着自己的雨伞站的离他们很远的绿谷。


 


“毕竟绿谷今天……”饭田一脸心有余悸,他数学练习册还在他书包里,他看完是看完了,心里也很感激……但是他有点不太敢还给现在的绿谷……


 


“我……还是打算去问问!”


 


饭田看着丽日雄赳赳气昂昂的无畏背影,内心十分感动,他想,连丽日都可以对现在的绿谷坦然相对,和绿谷经历了更多的自己竟然……!他扪心自问,饭田天哉,你连自己的朋友都接受不了,你还能当个英雄么!


 


他刚要走近绿谷,绿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突然又露出了他招牌的邪魅微笑。


 


饭田情不自禁后退了两步。


 


“下雨了,让死柄木破产吧。”


 


绿谷潇洒抖开他带着两个耳朵的欧鲁麦特限量雨伞,抬起脚刚要走——


 


“那个……小久同学,我最近在商业街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可丽饼,要和我和饭田同学一起去么?”


 


霸道总裁带着他邪魅的微笑去吃淋了抹茶酱的可丽饼去了。


 


 


 


 


今天发生的事能让爆豪胜己笑一年,还是那种一“哈”起来不间断的笑一年。


 


当然他也这么做了,于是此时空无一人的大众浴室就回荡着他那堪称丧心病狂的笑声。


 


他想,绿谷出久这次没准真的能像自己一直以来幻想的那样打败他,因为他毫不怀疑自己会活活笑死。


 


他快意的想着,他泡完澡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绿谷出久今天做的蠢事全都记录下来,每当这家伙惹到他了,他就把本子找出来然后当着全班人的面朗读……


 


他都可以预见到他未来对绿谷的100次胜利了。


 


说时迟那时快,绿谷围着毛巾就进来了,他很是利落很是爽快很是总裁的把毛巾抽掉了。不过绿谷明显是没想到这个时候除了他之外浴池还有另外一个人,他和现在正泡在池子里的爆豪大眼瞪小眼(谁是大眼谁是小眼已经很清楚了)好一会儿,一言未发。


 


绿谷现在明显是有点拘谨,因为他自从四岁和爆豪洗过澡后已经有十多年两人没有坦陈相见过了,他正在考虑要不要把浴巾捡起来……


 


但是这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


 


这不行,这不总裁。


 


于是绿谷就换上他专属的总裁表情,转过身,非常坦荡的把自己的身体全都暴露在爆豪眼前。


 


“怎……怎么样,满满……满意你所看到的么?”


 


爆豪确实是没想到绿谷会给他来这么一招,然后他也非常坦荡的——该羞耻的当然不是他,从头到脚好好的把绿谷看了一遍,久到绿谷怀疑爆豪连他大腿内侧的三颗痣都看的一清二楚。


 


然后爆豪的目光就落到了他的重点部位上,停留了好一会儿……


 


发出一声嗤笑。


 


然后爆豪胜己就从浴池里站起身来了,绿谷的视线情不自禁的往下,往下……


 


霸道总裁带着自己已经僵掉的表情,捡起自己的浴巾,把自己的下身裹得严严实实,然后一步一后退的退出浴池关上了门。


 


也一并关上了浴室里那个人穷凶极恶的笑声。


 


爆豪胜己每笑一声都是在绿谷出久的心上狠插一刀。


 


总裁流下了屈辱的泪水,但是当他意识到的时候,他马上把它抹掉了。


 


欧鲁麦特的男人,绝不认输!


 


欧鲁麦特的男人身上肥皂沫还没冲掉呢。


 


 


 


 


第二天早自习的时候,绿谷企图用一个总裁所能做到的最霸气侧漏的表情来从气势上压倒爆豪。


 


不过似乎起到了反效果。


 


爆豪看到他这个表情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笑的异常张狂,引得周围人一阵侧目。


 


一个总裁这种时候能忍么?


 


答案当然是不能。


 


绿谷把自己的衣领立了起来,企图通过这样的手段能让他看起来凌厉一些。


 


他向爆豪的方向走去,昂首阔步,走路带风。


 


所有的总裁在那一刻都在他身后,此时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One President For All Presidents!


 


总裁·OFA!


 


他一掌拍在爆豪的书桌上。


 


“说吧。要钱还是要支票?反正只有爱,我是……”


 


爆豪一开始还一脸不耐,听到后面的话……他露出了单纯善良的微笑。


 


那绝对是人类能做出来的最恶劣的表情。


 


绿谷出久寒毛直竖。


 


糟……糕……了。


 


“一千万。”


 


“我要一千万。”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那……那个,我……”


 


霸道总裁的邪魅微笑要绷不住了。


 


“一千万,对于你来说,不多吧?”


 


爆豪胜己慢条斯理,这种时候他总是很有耐心。


 


“小胜,你是我见过的最纯混……啊不对纯真最善良的男孩子,所以我决定……”绿谷说“纯真善良”的时候舌头打了好几个结。


 


“还是说,绿谷出久你……”


 


“其实我一直喜欢你!!”


 


现在什么都不能阻挡爆豪胜己把后面的话说完。


 


“作为一个总裁……”


 


“我一直都觉得小胜最帅气最厉害了!”


 


“你没钱啊。”


 


哗啦。


 


绿谷出久听到了自己自尊破碎的声音。


 


“呜……呜哈……唔……”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他哭了!绿谷他哭了!


 


爆豪把霸道总裁弄哭了!


 


1A全体同学在心里疯狂大叫。


 


“小久同学中了这个个性之后,似乎比以前单纯好多啊。”丽日鼓起脸颊,看着闹剧的方向。


 


“是啊,绿谷昨天吃了三个可丽饼呢,以前他都会说要留肚子吃妈妈做的饭。”饭田一副大彻大悟的成神表情。


 


“毕竟总裁一个重要特质就是要率性而为嘛”芦户一副很懂的样子。


 


“这种事先放一边吧!绿谷哭的都快喘不过来气了!”濑吕拍着桌子大喊。


 


这时候就需要切岛出场了。


 


他拍了拍绿谷肩膀,递给他一块纸巾。


 


“那个没事啦……总裁没钱也是常事……”


 


哇,这个安慰,超级苍白啊。


 


这些看热闹的人在心里腹诽着。


 


绿谷泪眼婆娑的抬头看他,吸了吸鼻子。


 


“所以说……呜……我还是个……呜……合格的总裁……呜哈……是么?”


 


“对对对……绿谷你一直都是啦。”切岛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绿谷柔软的头发。


 


虽然这么说对不起绿谷……


 


但是现在的绿谷真的好像他从前养的一只仓鼠欸……


 


那天他家小咪因为体重超标换了饲料后,就是用这么湿漉漉的眼神蹲在他的掌心看着他的。


 


“我一直觉得绿谷特别厉害呢。”


 


“真……真的么!?”绿谷总裁眼睛里闪着期翼的光。


 


眼看着绿谷和切岛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好,爆豪没来由觉得有点火大,他跳下椅子,在正在擦眼泪没注意到爆豪走过来的绿谷耳边,用他能做到的最低沉的声音说:


 


“一千万。”


 


“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啊——”


 


绿谷哭的更凶了。


 


“啊啊啊!我好不容易才哄好……爆豪你……”


 


“谁管你啊,你这狗屎头。”


 


爆豪转过身,正对着哭的快要背过气去,正不断抽噎的绿谷。


 


“好啊,我就接受你这废物的爱吧。”


 


“诶……”绿谷的眼泪还没来的及擦,泪珠还挂在睫毛上,脸颊因为刚才长时间的哭变得很红。


 


“那……那就是说……”绿谷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立刻说。


 


“对,这样你就不用给我一千万了。”


 


“那……那说好了哦……我不是因为没有钱……我是因为爱上你才……”


 


八百万戳了戳蛙吹,“爆豪这是空手套白狼吧。”


 


蛙吹表示同意,“看来这个性让小绿谷的智商也有所下降啊。”


 


“嘛,以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芦户伸了个懒腰,“这些总裁的智商,根本——没一个——是正常的啦~”


 


1A的全体同学没意识到他们其实这时被喂了一嘴狗粮。


 


 


 


“那个……上鸣,你在干什么。”


 


“吃爆米花啊,我昨天就后悔没带。”


 


“其实我也是……”


 


“耳郎你要来一块么?”


 


“哦哦,好……”


 


 


 


 


 


据说个性解除后,原霸道总裁绿谷出久声泪俱下的恳求自己的幼驯染拒绝自己的爱,他说虽然我没有支票但是我未来有工作啊我能不能分期付款来还小胜你的债……


 


爆豪胜己邪魅一笑。


 


然后拒绝了他。


 


 


 


 


END